首页 新闻中心 网红品牌觅光大裁员:曾年入20亿,众网红带货高圆圆代言

网红品牌觅光大裁员:曾年入20亿,众网红带货高圆圆代言

2024-07-06

蓝鲸TMT

蓝鲸新闻7月5日讯(记者 陆鹏鹏 郝妍)曾经700人,如今仅剩不到300人,红极一时的网红美容仪品牌觅光如今也走到了裁员的地步。


网红品牌AMIRO觅光被曝大裁员

700人公司仅剩不到300人

近日,社交媒体有传言称,知名美容仪品牌AMIRO觅光经济困难,内部进行了大裁员至于裁员的原因,传言称是公司经营不善,已向相关部门报备,甚至有传言称公司已经破产。

对此,蓝鲸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,破产一说是夸张的描述,但觅光的经营确实出现了问题,且公司内部也有长期裁员的情况。

一位觅光的前员工对记者透露:“我是今年上半年被辞退的,当时我们部门就一连走了好几个人,公司在荣超大厦的办公室都从两层变成了一层。虽然我的业绩月月达标甚至超标完成,但还是被裁了,公司给出的理由就是正常优化,组织架构调整。公司到现在还欠了我报销款没发,审批流程都通过了还拒不打款。”

另据知情人士Joe透露,觅光巅峰时期有员工700人左右,但从今年年初开始陆续离职,甚至不少中高层也离开公司,“现在公司大概不到300人。”

记者查询发现,目前招聘平台上扔挂着觅光的高薪招聘广告。据上述觅光前员工透露:“从CEO和其他联合创始人的朋友圈来看都挺正常的,没看出什么焦虑感。”


觅光一路狂奔:

年营收20亿、走进李佳琦直播间、请高圆圆代言

公开资料显示,AMIRO觅光品牌属于深圳市宗匠科技有限公司,成立于2015年6月30日,公司创始人及法定代表人为王念欧。

觅光迄今为止共获得6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腾讯投资、小米科技、顺为资本、真格基金等,最近一次C+融资出现在今年6月,投资方为三元资本、銘丰资本。

起初觅光是一家智能化妆镜研发商,2017年,觅光推出了“AMIRO(觅光)”智能化妆镜,彼时市面上的化妆镜只有最基础的功效,但觅光的化妆镜具有日光还原等多重功效,受益于产品的差异化功能,觅光化妆镜在社交媒体上迅速走红,上市第一年销售额超6千万,次年过亿,市占率一度超过50%。

美妆镜走红后,觅光开始寻找第二增长曲线,进军脱毛仪、美容仪赛道。2020年,推出了其首款手持强脉冲激光脱毛仪,同年推出首款家用射频美容仪,2022年推出了胶原炮第一代。此后,觅光便开始一狂飙。

作为一家网红品牌,觅光的走红离不开烧钱投流的营销策略,其中包括短视频种草、达人直播、品牌自播等方式,小红书、抖音则是觅光营销的主战场。

从2018年开始,觅光的产品频繁出现在李佳琦、薇娅、罗永浩、广东夫妇等知名主播的直播间中。不仅如此,觅光还在“浪姐”的化妆现场频频露脸植入,登陆2020年纽约时装周和模特们牢牢绑定,邀请知名演员高圆圆为其代言。

得益于全渠道的流量曝光,觅光美容仪等产品迅速占领市场。

据蝉妈妈数据显示,2022年觅光在抖音平台销售额为9.16亿元,市场份额接近10%,获得了该年度抖音美容仪销售榜首,仅双11期间,觅光就在抖音平台累计合作超过100位达人,贡献了高达97%的销售额。整个2022年,公司销售额更是超过20亿元。


质量、安全问题频发

美容仪被指是“智商税”

觅光的成功一方面踩中了美护仪器赛道的风口,另一方面得益于烧钱投流的营销策略。然而一路狂奔的觅光也存在诸多问题,例如营销成本过高、产品定价高、质量问题频发、被质疑是“智商税”、监管政策制约等。

Joe告诉蓝鲸新闻记者:“觅光非常依赖头部达播,但这个成本也不低,平均下来单场GMV要至少500万的同时保证低于20%的退货率,这场才算不亏。但近两年达播环境极具变化,退货率奇高,尤其今年不仅达人合作要求变高了,退货率也非常高,五六成都非常保守了。”

除了营销成本高外,觅光产品近年来质量、安全问题也频频发生。在黑猫投诉 【下载黑猫投诉客户端】平台上,输入关键词觅光有近400条投诉案例,其中主要涉及产品质量、宣传不实以及售后服务不佳等问题。

例如,有消费者在使用了价值4794元的觅光胶原炮后被烫伤,导致毁容,但商家不予理会。另有消费者吐槽美容仪质量太差,买回来没用几次就出现破裂、漏电等情况,品控问题频发。

另外,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,有关觅光的质疑也不在少数,有消费者吐槽自己花千元高价买回来的美容仪不过是“智商税”。

医美从业者Jessica对蓝鲸新闻记者透露,美容射频的原理是发射射频波穿透皮肤表层,让皮肤细胞产生强烈的共振旋转,促使皮肤底层温度瞬间升高,导致胶原蛋白收紧,促进胶原蛋白再生。

简单地说就是给皮肤和大脑传递一个被烧伤的信号,让皮肤分泌更多的修复成分,从而达到护肤的效果。然而家用射频美容仪通常能量不够,很难达到预期效果,再加上使用者可能做操不当,有概率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,建议最好前往正规的医疗机构进行治疗。


射频美容仪迎最严监管

觅光夹缝中求生存

除了自身的问题外,外部政策对觅光的影响同样巨大。

早在2022年3月,国家药监局调整《医疗器械分类目录》内容,其中明确射频治疗仪、射频皮肤治疗仪类产品纳入三类医疗器械目录管理。从2024年4月1日起,射频治疗仪、射频皮肤治疗仪类产品未依法取得医疗器械注册证不得生产、进口和销售。

这意味着过去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落幕,美容仪行业将迎来更加严格的监管。

一般来说,想要获得第三类医疗器械资质,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成本,觅光最终能否顺利拿到资质还尚未可知。

截至发稿,蓝鲸新闻记者在国家药监局官网以“射频治疗仪”为关键词搜索发现,已取得医疗器械证的公司中暂无觅光母公司的身影。


面对无资质的空窗期,觅光又是如何应对的?

记者查询发现,目前该品牌在电商平台上宣传舍弃了“射频”二字,取而代之的“超声”等术语。对此,记者咨询了觅光客服,对方表示,目前在售的产品都是没有射频功能的。

“根据《国家药监局关于调整《〈医疗器械分类目录〉部分内容的公告》(2022年第30号,以下简称30号公告)解读,具备促进精华吸收、温热按摩、皮肤表面清洁、物理按摩、肌肤放松、去除角质或类似用途的射频类产品不符合医疗器械定义。该类射频美容仪可作为‘小家电’品类售卖。4月1日起觅光在售均为多功能美容仪,部分美容仪中所使用到的射频技术的用途属于以上范畴。”客服说道。

随后记者查询了药监局官网的相关细则发现,确实存在这一说明。也就是说,觅光目前在售的美容仪,从功能定义上不属于医疗器械,因此售卖时也就无需相关资质。

虽然从定义上规避了监管限制,仍能正常销售,但政策大大限制觅光在产品功能上的宣传,这对于一家美容仪器公司来说无疑是致命的。

据Joe介绍,新政2022年就已经出台,但是整个公司的准备严重不足,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多米诺骨牌式的崩盘,他表示:“第三类医疗器械采取的是最严格监管,对于代工厂的要求非常高,相应的生产成本自然提高。除此之外,研发、试验、检验、核查这些都是抬高成本的环节。但最核心的问题在于第三类医疗器械的销售渠道/营销推广也严格受到限制,这就从根本上改变了觅光的营销格局。”

在新政叠加直播环境恶化的因素下,觅光的营销体系、价格体系先后崩盘,据Joe介绍:“去年开始各种渠道疯狂甩货,可能上千的货四五百就卖,这样好不容易营造的价格体系就崩了,进而消费者的信赖度也就崩了。”

此外Joe表示,觅光的光鲜销量背后有疫情居家美容红利的作用,疫情结束后,这一需求相应也有所降低,市场需求下滑,现金流很不健康。

来源:新浪科技、蓝鲸TMT

相关新闻
未将对象引用设置到对象的实例。